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KYLUX】药到病除(1)(2)

烟鬼软糖:

宠物医院au


(1)


            老板从西区分院调来个医生,
            肯定有后台。


                                         17. 6. 13, 840$.


赫克斯合上手账,抬眼往大厅那儿瞧。


接待椅上还放着一台吉他箱。


早上十点半,凯洛·伦一脚把门撑开,和台破吉他箱一块挤进来时,赫克斯都开始找硬币了。毕竟市中心经常有流浪歌手。


陌生人一身脏兮兮的黑衣,卷发乱翘,开口就问厕所在哪。红头发经理下意识指向走廊尽头。高个男人点头,把箱子扔接待椅上,从赫克斯身旁擦过。


五分钟后陌生人出来,用一块黑色毛巾揉搓自己滴水的头发。


赫克斯恍然盯着他。


可疑男子绕过他进经理办公室,瞧眼桌子,嘟囔句什么又出来了。闯入者在单层医院的走廊里参观了前台,手术室,体检间,又看了一遍洗手间,最后回到赫克斯面前。


男子抱起双臂说,嗓音出奇低:


“我的办公室在哪?”


经理这才知道,他就是来替代前主治的西区员工。


那个蠢货由于严重医疗事故刚被解雇,赫克斯也因为“管理不当”扣了工资和奖金。赫克斯下定决心改变这个局面,已经在手账里制定了详细工作计划,其中包括严格监督手术流程这项。据斯诺克的邮件,新指派的医生今天开工就到。


令赫克斯哑然的是,他在接线员旁边坐了俩小时才等来这祖宗。来人还要办公室,口气之大,赫克斯开始怀疑他是国际名医。


据说那些人都挺他妈怪的。他决定先观察,不能轻举妄动。


医生搓干头发后理所当然似的进了经理办公室,拽把空椅子坐,在按键飞利浦上敲敲打打,时不时回去在吉他箱里大声翻找。


经理观望着,而新医生沉默着,他俩就这么安静地共处一室。赫克斯看着他不知道从哪拽出套皱得像抹布的医师袍,套在黑色t裇衫和洗掉色的破洞黑牛仔裤上。


赫克斯对他宽阔的背上映出来的Pink Floyd专辑封面暗自腹诽。


如果这人能干好自己该死的活儿,不会害他少拿钱,他就愿意对怪咖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四十分钟后,一位客户背着双肩包跳进来,说要给她的缅因猫崽体检打针,还立马付账。赫克斯就领着她进了体检屋,自己坐到电脑前打宠物信息。他们新来的医生如梦初醒,开始滋啦滋啦地套塑胶手套。


记录完了,小姑娘把包一甩,噗通砸在体检桌上。


自称凯洛·伦的嬉皮士盯着皮包。


“猫呢?”他说。


“在里面。”


“拿出来。”凯洛·伦说。


赫克斯暗笑。这人还挺有个性的。


小姑娘阴阴地瞅他一眼,伸手把拉链扯开,猫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医生沉默地把猫崽抱去称重,回来后他放下猫,拿起温度计。赫克斯注意到他的手在抖。


突然,凯洛·伦拽起小姑娘的皮包往墙上一跩,陈述事实一般粗重地说:


“体重超标20%。再喂她垃圾零食,过几个月就得嗝屁。”


说完这话他好像放松了很多,背上绷起的大块肌肉舒展开来。高个男人阴着脸开始查体温,然后翻着猫脖子上的毛皮找皮屑和虱子。


小姑娘张嘴盯着他。


赫克斯反应差不多,他的大脑开始尖叫:


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


“.....哈,哈哈哈。真会开玩笑, ”赫克斯干笑着死瞪医生一眼。


“只要稍微...改善饮食,小猫就会没事儿的,哥哥保证。”说着他没事一样捡起包拍打两下,从电脑前的碗里捞了一把便宜水果糖撒进去,尬笑着递给猫主人。


小姑娘拿着退款逃走后,赫克斯发现自己坐在电脑前发一封电子邮件,收件人是第一秩序宠物医院院长斯诺克。


五分钟后回复来了。


赫克斯读完把脸深深埋进手里。


操。绝对,绝对有后台。



___
###


 (2)


                       没什么好说的


                                      17.7.14,576$


___


赫克斯把手账摔进抽屉。


自从凯洛·伦空降他掌管的分院,一切都急转直下。这明显体现在这个月和上个月医院营业额的差距,简直像从新医生的脾气跳到了他的智商。


第一秩序经理想到这个比喻差点笑出来,但想到存钱的目标被一大龄emo拖延,他又闭上了嘴。


他当初离开部队,来斯诺克这儿干就是看准了工薪条件,除了不用医学学历而且其他员工都是beta, 只要营业额超标就能每个月拿提成。


凯洛·伦来之前,赫克斯全靠部队来的严谨管控和细致的客户服务,把命垂一线的西区扶植起来,一直干到生意最好的市中心。眼看着钱都存了四成,第一秩序又被上班偷着吨威士忌的前主治拉下马,声誉严重受损,把常客都赔给了隔两条大街的新医院“La resistance”。


赫克斯服役时也经常东窗事发,但说实在的,他这辈子主修危机公关。可是新医生意外地让他伤了脑筋。老板在邮件里提到凯洛·伦医术精湛,只是训练不足,嘱咐他辅佐新同事“给第一秩序带来新的希望”。


经理哑然,这他妈言下之意不就是“让他随便摔药橱,掰针管儿,跟客户撒野,你自己喝西北风去”嘛。


应该做点儿什么。他赫克斯不是混吃等死的货色,他的员工那句“将军”也不是白叫的。作为FO's one and only problem solver,在第一秩序药丸,自己也这辈子也存不完钱的前景下,他不能束手无策。一定有办法...


这时门被推开了,赫克斯不禁皱起鼻子。一股刺鼻中年alpha臭混着夏日暖风灌进来。不幸前台米塔卡休病假,经理只好自己屏住呼吸迎上去。客户就是上帝,不分ABO等。


来人牵一只主人似敦实的斗牛犬,赫克斯暗自惊讶,这种危险犬居然没上面罩。客户说这是配种犬,最近屡配屡败,所以要检查精子活性。经理把他领进体检室,熟稔地点开屏幕上的表格记录。


凯洛·伦把目光从按键飞利浦上移开,照例慢悠悠地扯塑胶手套。闻到信息素他嘴角抽了抽,不满地闷哼一声。他胸前映出了红辣椒乐队的logo。赫克斯白他一眼。


“您的姓名?”


“Gideon Sauvage,甜心。”客户在椅子里扭了扭,露出黄牙对他笑道。


赫克斯眨眨眼睛。他早就习惯被客户骚扰了。这就是为什么alpha跟他抢不过工作,他们很难不用下体思考。


凯洛·伦的手套偏偏这时候发出“啪”的一声。


“宠物的姓名?”


“大屌一号,因为屌大。”吉迪恩上身往前倾,冲桌子对面的经理挤着眼睛比划道。


赫克斯有点头疼,他只想尽快把活儿干完。光凯洛·伦就够麻烦了。


感谢上帝凯洛·伦是个beta。


客户把斗牛犬抱上体检台。凯洛·伦一上手,狗就反抗起来,吼叫着对准医生的胳膊咬去,万幸没咬准,轰地一声掀翻工具箱,冲向手术室。新医生灵活地跟上去,半路上从药柜里扯出牛皮嘴套。


手术室传来器械倒地的声音,赫克斯和吉迪恩跑过去,看见凯洛·伦像参孙搏狮一样一手搂狗腰,一手往上拽狗嘴套。狗甩动着头试图撕碎他的手。他的医师袍没了,赫克斯震惊之余注意到那些粗壮的手臂肌肉。


这时他身后的吉迪恩叫道:


“住手! 你在干什么! 虐待我的狗?! ”


赫克斯说,“索维奇先生,这只是必要的安全措施-”


“你这样会伤到它! 你知道我靠它养家吗-”


“索维奇先生,伦医生不会-”


“闭嘴omega! ”吉迪恩推开他闯进手术室,赫克斯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凯洛·伦已经站起来了,手里抱着安分了不少的斗牛犬。


吉迪恩把狗抢过来,一脚踹翻呼吸机。赫克斯倒抽一口冷气。那玩意能赶上他三个月工资。客户涨红脸指着凯洛·伦吼道:


“不会干活就别他妈干,狗娘养的-”


吉迪恩的声音半路卡在喉咙里。刹那间凯洛·伦的大手掐到他脖子上,把他整个人撞到墙上。客户痛苦地呜咽起来,双手捂着凯洛的手。


“...斗牛犬,别称牛头犬,学名,是他妈的Canis Familiaris,咬合力,一百千克,世界上最有攻击性的家犬之一...有的时候,当你他妈的发现它攻击人,你就可以,动动猪脑子,戴他妈的嘴套! 操你的,听明白了吗?”
凯洛咬着牙一字一顿地低吼到,几乎把客户掐着脖子抬离地面。


“听明白了!”吉迪恩尖着嗓子叫到。赫克斯赶紧爬起来。


“够了!”


凯洛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说够了!”


医生这才松手,吉迪恩轰然倒地。凯洛·伦瞥一眼赫克斯,挤过他进了厕所。


赫克斯盯着手术室和地上奄奄一息的客户。在第一秩序干了三年,他从来没感到这么无助。


吉迪恩剧烈咳嗽着爬起来,拉着狗链一瘸一拐地往外逃,边走边嘟囔:


“他妈的疯子...咳咳,应该去见心理医生..疯子,”


赫克斯突然有了主意。


收拾完手术室的灾难,他又给老板写了一封邮件,发送,手指胡乱敲着桌面等回复。


五分钟后,赫克斯收到斯诺克的信。读完,他不禁举起双臂感谢上苍。


没错儿。


不管凯洛·伦愿不愿意,他得去见心理医生。

评论

热度(52)

  1. 糖分補給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