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星球大战】What Party? (Kylo/Hux,清水甜饼,完)

SideReal:

*斜线有意义


*文名的梗来自摩登家庭第六季中的某一集




又名:the two saddest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概述:一次失败的约会邀请。(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你的员工讨厌你。”


 


赫克斯翻了个白眼,只好放弃假装茶水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计划,转过身,“不好意思?”他当然听见凯洛·伦进来了,全FO拍卖行都能认出凯洛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他只是不想跟他发生任何对话。


 


“我说,你的员工讨厌你。”凯洛重复了一遍,用一种明显在摆酷的姿势斜倚在门框上。


 


“能请问下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赫克斯捧着自己的特浓咖啡,皮笑肉不笑道。


 


如果能全凭自己的心愿,赫克斯现在肯定掉脸就走,但凯洛·伦是三个多月前老总斯诺克亲自安排进来的关系户。没有简历,没有实习期,直接空降成为和赫克斯同一级别的经理人,拍卖行的二把手,赫克斯敢怒不敢言。


 


“凯洛是个真正的艺术家”——这是斯诺克丢下的唯一一句解释,对此赫克斯嗤之以鼻。藏品拍卖是打着艺术的旗号,行坑蒙拐骗之实的行当,他不觉得一个“艺术家”来这儿能有什么用。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凯洛鲜少出现在公司里,这对赫克斯来说很不错,他才不希望有人来跟他争夺对FO的控制权。再加上他偶尔出现的时候还算得上赏心悦目——工作可是很辛苦的,赫克斯仅有的消遣就是隔着办公室的玻璃隔断欣赏一下凯洛·伦健壮的手臂和大腿,怎么了??


 


所以他没有太多抱怨,除了凯洛破坏公物和冒出来找他麻烦的时候。


 


比如现在。


 


“我看看——”凯洛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停顿了一下,“噢,就像刚才。前一秒他们还在咖啡机旁边谈论周末,下一秒,你进来了,他们就像兔子见了狐狸一样溜回自己窝里了。


 


“那很好,”赫克斯波澜不惊地说,“公司可不是付钱请人来聊天的。”


 


“他们在背后叫你Hugs。”


 


“现在你开始编故事了。”


 


“承认吧,赫克斯,他们讨厌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赫克斯拿着马克杯的手指捏紧了,“我的员工尊敬我,上下级之间本来就不该是朋友关系。”


 


“好吧,我猜这就是他们没有请你去周四晚上的派对的原因。”凯洛耸肩道。


 


“什么派对?” 赫克斯皱了皱眉毛。


 


“Aww,”这次轮到凯洛·伦露出一个假笑,“英语中最可悲的两个词啊。”


 


反应过来之后,怒火顿时在赫克斯胸腔里熊熊燃烧。他压根不在乎什么派对,下了班还要见到这群人?就好像他在公司呆的时间还不够多似的。他在乎的是居然有个派对是他不知道而凯洛·伦知道的,WTF。


 


不过几个眨眼之间,他就想出了完美的应对策略。“噢!你说那个派对啊。”赫克斯做出恍然大悟状,“对,米塔卡跟我说过,就是这周吗?我都忘了,和Resistance画廊合作那事搞得我头大。”


 


凯洛表情变了变,盯着他的眼睛,赫克斯目不斜视。他很快说道,“这样啊,那我猜我们周四晚上见?”


 


所以那帮兔崽子邀请了凯洛·伦,这个半个月都不露一次面的人。事情可不是越来越好嘛。赫克斯在内心破口大骂。“周四晚上见。”赫克斯说完擦过凯洛的肩膀走出了茶水间,确保自己留下了一个无懈可击的背影。要不是他正端着马克杯的话,他现在一定会把两只手背在身后的。


 


凯洛目送他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


 


坐在转椅里,赫克斯冷静分析了一下。全FO上下都知道凯洛·伦是斯诺克弄进来的,有人说他们俩是亲戚(斯诺克有亲人这个念头让赫克斯起鸡皮疙瘩),也有人说他们俩是师徒关系。不管怎么说,因此想讨好凯洛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这次八成也是某个马屁精把凯洛邀请到派对上,想趁机跟他套套近乎。


 


绝对是这样。


 


赫克斯边在心里冷笑,边按下电话上的内线按键,“米塔卡,来我办公室。”


 


“好的,马上来。”他的助理在电话那头回答道。


 


很快,一个黑发的小个子青年出现在了赫克斯面前。


 


“有什么需要吗,先生?”他问道。


 


“这周四有个派对?”赫克斯直奔主题。


 


米塔卡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结巴道,“呃,不能算是派对,就是一个……呃,朋友间的,一个小聚。”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赫克斯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为什么凯洛·伦知道这事而我不知道?”赫克斯问道。


 


“凯洛·伦?!”米塔卡露出震惊的表情,然后左右看了看好像怕自己声音太大会被凯洛听见一样。赫克斯忍住了一个白眼。“我不知道他也会去,也许别人邀请了他。”他最后说,“这次活动真的很随意,我本来——”


 


赫克斯打断他,“在哪?”


 


米塔卡踌躇了一下,然后说,“Mos Eisley酒吧。”


 


“好,我那天晚上会过去。”说完赫克斯把视线转回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表示对话已经结束。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在派对上受欢迎的人,well,这感觉是相互的。但他绝对不会给凯洛任何取笑他的机会。


 


**


 


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生意场上的交际应酬,赫克斯游刃有余,其中有利益作为维系。但他没觉得自己心理健康到能享受亲朋好友间的社交活动。


 


大家看到他出现在Mos Eisley不怎么惊讶,看来米塔卡已经分享过这个新闻了,但显然仍旧没人愿意在派对上跟顶头上司有太多交流。除了法斯玛跟赫克斯聊了一会儿,其他人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别的角落喝酒或者做游戏——就跟见了狐狸的兔子一样。想到这个比喻,赫克斯咬了咬牙,他百分之两百确定凯洛是在暗示他的发色。


 


但现在法斯玛也跑到台上唱起了卡啦OK,留下赫克斯独自坐在吧台边,尽量避开跟任何FO员工对上视线,以免看到他们挤出的紧张兮兮的微笑。


 


赫克斯心情阴郁。往好处想,至少现在不像高中时代会被人用脏靴子往嘴里灌威士忌或者拿领带拴在洗手间的水管上,所以这算是个待遇升级了。但尽管他不在乎,看到朝夕相处的同事都对自己避之不及,还是令他十分不爽。


 


但最让赫克斯无法忍受的是,凯洛·伦竟然不在这。


 


在说完“周四晚上见”之后,凯洛这狗日的却没来参加派对。搞什么鬼?所以他放弃自己舒服的家和温暖的浴缸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赫克斯莫名其妙地感觉被放了鸽子。


 


或许他该发一条Forcebook,附加地理位置定位,证明他确实来过。但他立刻放弃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想法,毕竟他跟凯洛不是且永远不会是Forcebook好友。


 


Fine。如果说他从长期的悲惨社交生活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酒精可以使一切变得美好。赫克斯给自己点了杯酒。


 


在他喝下第二杯马提尼的时候,一旁圆桌边围着几个人正在那玩猜字谜。一个一头细卷发的高个子比划着掐了几下空气,稍矮一点的那个立马叫道“Darth Vader”!


 


……


 


赫克斯点了第三杯马提尼,用力咬碎橄榄仿佛那是凯洛·伦的脑袋。


 


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影落座在他的旁边,“我就知道你会来。”


 


说曹操曹操到。


 


“噢?”赫克斯用眼角看他。姗姗来迟的凯洛穿了一件机车夹克,浓密的黑色卷发在脑后随意地绑成一个丸子,看上去像从Hux订阅的那些基佬杂志里走出来的。


 


“简单的心理学战术,”凯洛讲话一如既往的装逼,“为了向我证明你没被讨厌,你肯定会来参加派对,然后假装自己是被邀请的。”他嘴角带着一点得意的笑容。 


 


赫克斯的耳朵有些发热,他提到音量道,“我没什么要向你证明的,伦,你以为你是谁。”


 


“随你怎么说,你出现在这就证明我是对的。”凯洛蛮不讲理地总结道,两条长腿蜷缩在高脚凳的横杠上。


 


“你几岁?五岁吗?”赫克斯嘲讽,同时不着痕迹地挪了挪。凯洛太过巨大,往旁边一坐立马严重侵犯了赫克斯感到舒适的私人空间。


 


然而凯洛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不,我比你小五岁。”


 


“你怎么知道我多大的?”赫克斯未经思考就下意识问道。他的年龄当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没想到凯洛·伦会知道,鉴于伦似乎对公司事务一律漠不关心。


 


“我看过你的资料。”伦说,“还发现你是从阿卡尼斯来的,我去过那一次,很美的城——”


 


“停。”赫克斯抬起一只手打断凯洛。这回他是真的困惑了,他转过身体面朝着旁边的青年,“你这样很渗人知道吗。为什么你要说这些?还有,我来不来参加派对跟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是我想到的唯一能成功约你出来喝一杯的办法。”凯洛说,流畅的像是早就想好了这句台词一样。他深棕色的眼睛盯着他。


 


赫克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然后又瞬间全往他脸上跑去。


 


绝对是受酒精的影响,他脑袋里的思考齿轮转动得不太灵光。“你想跟我约会?”在一阵沉默后,赫克斯终于问道。


 


“是啊。”凯洛回答,“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赫克斯的心脏砰砰直跳。撇开种种幻想不谈,他从未真的想过凯洛对他也有同样的兴趣;他们仅有的几次碰面都包含各种争吵和冷嘲热讽。光是在洗澡时或者临睡前想起凯洛,就足够让赫克斯唾弃自己了。但当凯洛提起时,这个主意显得该死的合适。


 


“你知道你可以直接问的。”赫克斯说,又扭过了脑袋,注视着酒保调酒的动作。


 


“我可以吗?你每次看到我就一副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的样子。成天躲在自己办公室里,还有个装腔作势的助理守在你的门口,好像只要我一靠近他就会拦住我说‘不好意思,想见赫克斯先生请先预约,非常感谢’。”凯洛说话的语气就像在抱怨。


 


赫克斯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得跟你没强行闯进我办公室过似的。”


 


“所以如果我再闯进去,直接问你要不要约会,你会说同意?”


 


“也许呢。”


 


“我就当这是个yes了。”


 


说完他们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凯洛仍然盯着赫克斯,视线炙热到赫克斯无法再假装没看见了。他对上凯洛的眼睛,迅速搜刮出一个话题来打破沉默,“所以说其实你没被邀请?”


 


“当然,他们恨我们两个。”凯洛耸肩道,“我只是恰好听到有人讨论来今天的派对。”


 


“我就知道!”赫克斯这回的笑容很真诚,“很明显,他们更恨你,考虑到我是天天给他们布置工作的人,而你基本没影。”


 


“无所谓。你喝完了吗?”凯洛站起身,朝门口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这里吵死了,我们换个地方。”


 


“去哪?”


 


“我知道一个地方,有最好吃的玉米卷。”凯洛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往外走。


 


他们牵手的样子会被人看到。这是赫克斯的第一个念头,但他太想笑了,想笑到不在乎除了跟着凯洛走过人群之外的所有事。


 


“等等,真的有人叫我Hugs吗?”当他们终于踏出酒吧大门时,赫克斯突然想到。


 


“我觉得挺可爱的。”


 


“我要杀了他们。”


 


FIN.







【KYLUX】药到病除(1)(2)

烟鬼软糖:

宠物医院au


(1)


            老板从西区分院调来个医生,
            肯定有后台。


                                         17. 6. 13, 840$.


赫克斯合上手账,抬眼往大厅那儿瞧。


接待椅上还放着一台吉他箱。


早上十点半,凯洛·伦一脚把门撑开,和台破吉他箱一块挤进来时,赫克斯都开始找硬币了。毕竟市中心经常有流浪歌手。


陌生人一身脏兮兮的黑衣,卷发乱翘,开口就问厕所在哪。红头发经理下意识指向走廊尽头。高个男人点头,把箱子扔接待椅上,从赫克斯身旁擦过。


五分钟后陌生人出来,用一块黑色毛巾揉搓自己滴水的头发。


赫克斯恍然盯着他。


可疑男子绕过他进经理办公室,瞧眼桌子,嘟囔句什么又出来了。闯入者在单层医院的走廊里参观了前台,手术室,体检间,又看了一遍洗手间,最后回到赫克斯面前。


男子抱起双臂说,嗓音出奇低:


“我的办公室在哪?”


经理这才知道,他就是来替代前主治的西区员工。


那个蠢货由于严重医疗事故刚被解雇,赫克斯也因为“管理不当”扣了工资和奖金。赫克斯下定决心改变这个局面,已经在手账里制定了详细工作计划,其中包括严格监督手术流程这项。据斯诺克的邮件,新指派的医生今天开工就到。


令赫克斯哑然的是,他在接线员旁边坐了俩小时才等来这祖宗。来人还要办公室,口气之大,赫克斯开始怀疑他是国际名医。


据说那些人都挺他妈怪的。他决定先观察,不能轻举妄动。


医生搓干头发后理所当然似的进了经理办公室,拽把空椅子坐,在按键飞利浦上敲敲打打,时不时回去在吉他箱里大声翻找。


经理观望着,而新医生沉默着,他俩就这么安静地共处一室。赫克斯看着他不知道从哪拽出套皱得像抹布的医师袍,套在黑色t裇衫和洗掉色的破洞黑牛仔裤上。


赫克斯对他宽阔的背上映出来的Pink Floyd专辑封面暗自腹诽。


如果这人能干好自己该死的活儿,不会害他少拿钱,他就愿意对怪咖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四十分钟后,一位客户背着双肩包跳进来,说要给她的缅因猫崽体检打针,还立马付账。赫克斯就领着她进了体检屋,自己坐到电脑前打宠物信息。他们新来的医生如梦初醒,开始滋啦滋啦地套塑胶手套。


记录完了,小姑娘把包一甩,噗通砸在体检桌上。


自称凯洛·伦的嬉皮士盯着皮包。


“猫呢?”他说。


“在里面。”


“拿出来。”凯洛·伦说。


赫克斯暗笑。这人还挺有个性的。


小姑娘阴阴地瞅他一眼,伸手把拉链扯开,猫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医生沉默地把猫崽抱去称重,回来后他放下猫,拿起温度计。赫克斯注意到他的手在抖。


突然,凯洛·伦拽起小姑娘的皮包往墙上一跩,陈述事实一般粗重地说:


“体重超标20%。再喂她垃圾零食,过几个月就得嗝屁。”


说完这话他好像放松了很多,背上绷起的大块肌肉舒展开来。高个男人阴着脸开始查体温,然后翻着猫脖子上的毛皮找皮屑和虱子。


小姑娘张嘴盯着他。


赫克斯反应差不多,他的大脑开始尖叫:


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补救


“.....哈,哈哈哈。真会开玩笑, ”赫克斯干笑着死瞪医生一眼。


“只要稍微...改善饮食,小猫就会没事儿的,哥哥保证。”说着他没事一样捡起包拍打两下,从电脑前的碗里捞了一把便宜水果糖撒进去,尬笑着递给猫主人。


小姑娘拿着退款逃走后,赫克斯发现自己坐在电脑前发一封电子邮件,收件人是第一秩序宠物医院院长斯诺克。


五分钟后回复来了。


赫克斯读完把脸深深埋进手里。


操。绝对,绝对有后台。



___
###


 (2)


                       没什么好说的


                                      17.7.14,576$


___


赫克斯把手账摔进抽屉。


自从凯洛·伦空降他掌管的分院,一切都急转直下。这明显体现在这个月和上个月医院营业额的差距,简直像从新医生的脾气跳到了他的智商。


第一秩序经理想到这个比喻差点笑出来,但想到存钱的目标被一大龄emo拖延,他又闭上了嘴。


他当初离开部队,来斯诺克这儿干就是看准了工薪条件,除了不用医学学历而且其他员工都是beta, 只要营业额超标就能每个月拿提成。


凯洛·伦来之前,赫克斯全靠部队来的严谨管控和细致的客户服务,把命垂一线的西区扶植起来,一直干到生意最好的市中心。眼看着钱都存了四成,第一秩序又被上班偷着吨威士忌的前主治拉下马,声誉严重受损,把常客都赔给了隔两条大街的新医院“La resistance”。


赫克斯服役时也经常东窗事发,但说实在的,他这辈子主修危机公关。可是新医生意外地让他伤了脑筋。老板在邮件里提到凯洛·伦医术精湛,只是训练不足,嘱咐他辅佐新同事“给第一秩序带来新的希望”。


经理哑然,这他妈言下之意不就是“让他随便摔药橱,掰针管儿,跟客户撒野,你自己喝西北风去”嘛。


应该做点儿什么。他赫克斯不是混吃等死的货色,他的员工那句“将军”也不是白叫的。作为FO's one and only problem solver,在第一秩序药丸,自己也这辈子也存不完钱的前景下,他不能束手无策。一定有办法...


这时门被推开了,赫克斯不禁皱起鼻子。一股刺鼻中年alpha臭混着夏日暖风灌进来。不幸前台米塔卡休病假,经理只好自己屏住呼吸迎上去。客户就是上帝,不分ABO等。


来人牵一只主人似敦实的斗牛犬,赫克斯暗自惊讶,这种危险犬居然没上面罩。客户说这是配种犬,最近屡配屡败,所以要检查精子活性。经理把他领进体检室,熟稔地点开屏幕上的表格记录。


凯洛·伦把目光从按键飞利浦上移开,照例慢悠悠地扯塑胶手套。闻到信息素他嘴角抽了抽,不满地闷哼一声。他胸前映出了红辣椒乐队的logo。赫克斯白他一眼。


“您的姓名?”


“Gideon Sauvage,甜心。”客户在椅子里扭了扭,露出黄牙对他笑道。


赫克斯眨眨眼睛。他早就习惯被客户骚扰了。这就是为什么alpha跟他抢不过工作,他们很难不用下体思考。


凯洛·伦的手套偏偏这时候发出“啪”的一声。


“宠物的姓名?”


“大屌一号,因为屌大。”吉迪恩上身往前倾,冲桌子对面的经理挤着眼睛比划道。


赫克斯有点头疼,他只想尽快把活儿干完。光凯洛·伦就够麻烦了。


感谢上帝凯洛·伦是个beta。


客户把斗牛犬抱上体检台。凯洛·伦一上手,狗就反抗起来,吼叫着对准医生的胳膊咬去,万幸没咬准,轰地一声掀翻工具箱,冲向手术室。新医生灵活地跟上去,半路上从药柜里扯出牛皮嘴套。


手术室传来器械倒地的声音,赫克斯和吉迪恩跑过去,看见凯洛·伦像参孙搏狮一样一手搂狗腰,一手往上拽狗嘴套。狗甩动着头试图撕碎他的手。他的医师袍没了,赫克斯震惊之余注意到那些粗壮的手臂肌肉。


这时他身后的吉迪恩叫道:


“住手! 你在干什么! 虐待我的狗?! ”


赫克斯说,“索维奇先生,这只是必要的安全措施-”


“你这样会伤到它! 你知道我靠它养家吗-”


“索维奇先生,伦医生不会-”


“闭嘴omega! ”吉迪恩推开他闯进手术室,赫克斯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凯洛·伦已经站起来了,手里抱着安分了不少的斗牛犬。


吉迪恩把狗抢过来,一脚踹翻呼吸机。赫克斯倒抽一口冷气。那玩意能赶上他三个月工资。客户涨红脸指着凯洛·伦吼道:


“不会干活就别他妈干,狗娘养的-”


吉迪恩的声音半路卡在喉咙里。刹那间凯洛·伦的大手掐到他脖子上,把他整个人撞到墙上。客户痛苦地呜咽起来,双手捂着凯洛的手。


“...斗牛犬,别称牛头犬,学名,是他妈的Canis Familiaris,咬合力,一百千克,世界上最有攻击性的家犬之一...有的时候,当你他妈的发现它攻击人,你就可以,动动猪脑子,戴他妈的嘴套! 操你的,听明白了吗?”
凯洛咬着牙一字一顿地低吼到,几乎把客户掐着脖子抬离地面。


“听明白了!”吉迪恩尖着嗓子叫到。赫克斯赶紧爬起来。


“够了!”


凯洛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说够了!”


医生这才松手,吉迪恩轰然倒地。凯洛·伦瞥一眼赫克斯,挤过他进了厕所。


赫克斯盯着手术室和地上奄奄一息的客户。在第一秩序干了三年,他从来没感到这么无助。


吉迪恩剧烈咳嗽着爬起来,拉着狗链一瘸一拐地往外逃,边走边嘟囔:


“他妈的疯子...咳咳,应该去见心理医生..疯子,”


赫克斯突然有了主意。


收拾完手术室的灾难,他又给老板写了一封邮件,发送,手指胡乱敲着桌面等回复。


五分钟后,赫克斯收到斯诺克的信。读完,他不禁举起双臂感谢上苍。


没错儿。


不管凯洛·伦愿不愿意,他得去见心理医生。

【GOT-Drogo/Viserys系列文03 下】自由民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自由民》


 


作者:1000lux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11983?view_adult=true


分级:Mature


CP:Khal Drogo/Viserys Targaryen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骑着龙哥的柳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爱上灰虫子的虫




【正文】


链接:https://zine.la/article/7187c78e7cbf11e6bc7652540d79d783/


别问我为什么发文这么早,今天的皮下君不会定时发送- -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Flipped:

Goodbye Christopher Robin
闹怎么能这么好看啊😭 疯狂截图
自截自调

【KYLUX】译 安纳金·牵线者 (1)不速之客

烟鬼软糖:


作者: greenikat89
姥爷矜矜业业给kylux搭桥的故事


“你在这做什么?”赫克斯质问道。刚从浴室出来,他就看到这位穿绝地袍的男人俯在他的桌面。将军挽紧了腰间的毛巾,另一只手捞起爆能枪指向不速之客。陌生人纹丝不动。


“哦,你居然能看见我?”男人脸上,一个欣慰的微笑舒展开来,他离开了桌子。“能听见我吗?”


赫克斯按下扳机。能量束穿过陌生人,砸破他身后的墙,火花四溅。


男人笑了一声,突然挪到将军面前。深沉的目光将他上下扫视。“嗯..意志顽强,我喜欢。”


赫克斯不是个迷信的人,他相信科学与冷静的,出于逻辑的决定,而不是凯洛任所代表的原力冲动。但如果对爆能枪免疫的蓝色幽灵存在,证明原力的确挺玄乎的。


“再说一遍,”赫克斯说,扣上爆能枪的保险,“你想干什么?”很显然枪对他的不速之客不构成威胁,他不想发生意外,不然还得写那些报告。要给伦武士写得已经够多了。


陌生人点头,把胳膊缩回袖子。“其实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赫克斯突然意识到他基本上全裸着。“我个人认为,你是和我孙子凯洛伦最般配的人选。”


“我建议你去看眼科。”


赫克斯还有一整艘飞船等着他发号施令,一堆战略计划等着他审批,而他得站在这儿和魔法原力幽灵唠嗑。


“出去,不许打扰我。”


赫克斯尽可能优雅地僵着背部踱入卧室,带上门。


“回见喽,小将军。”幽灵愉快地说。


赫克斯忍耐着把爆能枪扔到墙上的冲动。他非常仔细地记录了这次偶遇,随后穿上衣服准备换班。


又一个恨凯洛伦和该死的,该死的魔法原力的理由。


___


令赫克斯非常不爽的是,那个幽灵就是,不,走。就算受到无视,他也唠叨个不停。


将军正在食堂听法斯玛讲她训练的新暴风兵小队。赫克斯想让食堂的嘈杂淹没他背后幽灵的声音,目前来看一切顺利。


“本最爱科雷利亚土豆泥,”结束对凯洛·任伦仪表的一连串夸赞后,幽灵突兀地声明道。


“他小时候除了这个什么都不吃。汉说本长大了就会变成一摊土豆泥。”幽灵的语调里充满温情,显然沉浸在回忆里。


如果这货这么喜欢凯洛·伦,赫克斯不明白为什么幽灵骚扰的是自己。难道这是最高领袖给他的惩罚?


将军尝试着屏蔽幽灵的噪音-


“快看,他来了! 瞧他穿着黑袍子多俊啊! 你知道,灵敏的时尚嗅觉是我遗传给他的。”


赫克斯看向入口。凯洛·伦风驰电掣地冲进来,表现出的文化水平十分符合低等星球野蛮人的身份。尽管从远处,将军也能看到伦的怒气从他紧绷的肩部释放开来。
希望伦武士今天不会损坏他该死的船。


幽灵稍微往左边飘了一点,靠近赫克斯手掌撑着的一侧脸颊。


“天哪,他看上去心情不怎么样。你知道的,事情不如意他就容易发脾气。”


赫克斯紧紧咬牙,试图隐藏他的思想。很明显他失败了。凯洛突然扭过头,用怀疑的目光瞪着他。将军感到凯洛在他脑内毫无羞耻地翻箱倒柜。


滚出我的脑子!


那就别广播你的思想。凯洛回嘴道。


“我孙子在看你呢,快做点什么。”幽灵像老伙计那样用胳膊肘怼了怼他。然而他的胳膊带着刺骨的冰冷穿过赫克斯的身体,因为嘛,他是个幽灵。赫克斯颈后的毛发顿时竖了起来。


法斯玛停下来,有礼地咳嗽一声。“怎么了?”


“没事,谢谢。我希望晚些时听完你的报告。”


赫克斯飞快地离开食堂,他感到头开始痛了。
一个弱小的瞬间,他想,父亲看到了会怎么想?至少他父亲不需要跟魔法原力武士和迷恋他们的魔法原力幽灵打交道。


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___


除了他,没人能看见或听见原力幽灵。法斯玛不行,他的部队也不行,就连最高领袖也是-
在那场令人非常不适的会面上,幽灵在赞扬他的孙子和讽刺斯诺克之间切换。


一整周,赫克斯的私人恶魔都试图让他英年早逝。将军不是弱者,但他也有承压限度,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快被压垮了。赫克斯发现他开始频繁地和凯洛·伦发生口角,和下级的对话中也抑制不住怒气。风暴兵们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像看疯狂的伦武士那样。


赫克斯在房间里喝咖啡,扫视着平板上的新报告。这时他收到一条信息,将它滑开:


你知道凯洛·伦有八块腹肌吗?八块! 结实到爆!
看看他训练的视频,你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么性感的年轻人啊!


赫克斯把机器狠狠扔向墙,平板落地,碎裂的屏幕朝上自动高声播放附带的视频。


“你给我出去,现在! 我知道你能听见!”


幽灵出现了,坐在赫克斯的桌子边上,就好像在那很久了。“看来你收到了。”他慈爱地瞧了瞧孙子训练的视频。“对英灵来说,控制电子设备蛮难的。还好我一直是个天才。”


“不准干涉我的私事,”赫克斯站起来,因怒气抖个不停,“我不知道你觉得你在做什么,但我还得管理一艘该死的战舰! 我不想听到任何和凯洛·伦有关的事,听明白了吗!”


幽灵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笑容,“你这么说话时让我想起我的师傅,当然了,他从没摔过东西。”


“出去。”


幽灵摆了个投降的姿势,向赫克斯俏皮地眨眨眼,消失了。


赫克斯叹口气,倒进办公椅。


“米塔卡。”


“是的,长官?”


“我需要新的平板。”


“马上送到,长官。”


赫克斯切断连接,欣慰于他还对自己的人生有一点儿掌控权。还有几小时就要工作,而他浑身酸痛,迫切需要个舒服的热水澡。

一段Ben Organa/ Thomas McGregor

烟鬼软糖:

想到一个彼得兔肉梗,片段放在这
有人喜欢明天就写到三垒


乡村小画家Ben x 以做模特换取除兔服务的Tom
算是非正式男友关系,只有这样笔者才能写肉(扶额)
——
本大脑的血向下涌去。因为美丽的,绿眼睛的,一丝不挂的托马斯·麦奎格翘着腿坐在他面前。


他曾经用水彩描摹托马斯那对嘴唇,脖颈,乳白色的修长十指。后来,本颤抖的笔尖点下托马斯白皙胸前的两粒淡粉,滑过腿部流畅的线条。他不明白情况怎么升级成这样。


半小时前他请的裸模走了。那个女孩从伦敦坐了两小时火车,要了本一笔大价钱。托马斯就这样闯进来,一手端的樱桃派放在本的画架旁边,用几句顺手拈来的讥讽把姑娘气得去买回程票。


不等本阻止,托马斯二话不说地解了领带扣,把深蓝色的西装夹克叠好。麦奎格提前从城里回来了,他本来说要走两个星期,而本这段时间正巧需要一个全裸的参照品。就算托马斯没走,他们也没进展到完全坦诚相见,所以雇裸模好像是个正确的选择。他认得麦奎格生气的脸色,但本也说过自己比煮熟的意面还弯,着实无辜。


可他真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麦奎格把那双漂亮细腿挣脱出西装裤后没有停下,居然把黑色三角裤一块剥下来。托马斯从耳尖红到胸前,好像在重新考虑这个决定。他侧身用公文包掩饰前方,留给令本窒息的后方景色。


——
睡觉了


更新: 写完了,戳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