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KYLUX】译 安纳金·牵线者 (1)不速之客

烟鬼软糖:


作者: greenikat89
姥爷矜矜业业给kylux搭桥的故事


“你在这做什么?”赫克斯质问道。刚从浴室出来,他就看到这位穿绝地袍的男人俯在他的桌面。将军挽紧了腰间的毛巾,另一只手捞起爆能枪指向不速之客。陌生人纹丝不动。


“哦,你居然能看见我?”男人脸上,一个欣慰的微笑舒展开来,他离开了桌子。“能听见我吗?”


赫克斯按下扳机。能量束穿过陌生人,砸破他身后的墙,火花四溅。


男人笑了一声,突然挪到将军面前。深沉的目光将他上下扫视。“嗯..意志顽强,我喜欢。”


赫克斯不是个迷信的人,他相信科学与冷静的,出于逻辑的决定,而不是凯洛任所代表的原力冲动。但如果对爆能枪免疫的蓝色幽灵存在,证明原力的确挺玄乎的。


“再说一遍,”赫克斯说,扣上爆能枪的保险,“你想干什么?”很显然枪对他的不速之客不构成威胁,他不想发生意外,不然还得写那些报告。要给伦武士写得已经够多了。


陌生人点头,把胳膊缩回袖子。“其实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赫克斯突然意识到他基本上全裸着。“我个人认为,你是和我孙子凯洛伦最般配的人选。”


“我建议你去看眼科。”


赫克斯还有一整艘飞船等着他发号施令,一堆战略计划等着他审批,而他得站在这儿和魔法原力幽灵唠嗑。


“出去,不许打扰我。”


赫克斯尽可能优雅地僵着背部踱入卧室,带上门。


“回见喽,小将军。”幽灵愉快地说。


赫克斯忍耐着把爆能枪扔到墙上的冲动。他非常仔细地记录了这次偶遇,随后穿上衣服准备换班。


又一个恨凯洛伦和该死的,该死的魔法原力的理由。


___


令赫克斯非常不爽的是,那个幽灵就是,不,走。就算受到无视,他也唠叨个不停。


将军正在食堂听法斯玛讲她训练的新暴风兵小队。赫克斯想让食堂的嘈杂淹没他背后幽灵的声音,目前来看一切顺利。


“本最爱科雷利亚土豆泥,”结束对凯洛·任伦仪表的一连串夸赞后,幽灵突兀地声明道。


“他小时候除了这个什么都不吃。汉说本长大了就会变成一摊土豆泥。”幽灵的语调里充满温情,显然沉浸在回忆里。


如果这货这么喜欢凯洛·伦,赫克斯不明白为什么幽灵骚扰的是自己。难道这是最高领袖给他的惩罚?


将军尝试着屏蔽幽灵的噪音-


“快看,他来了! 瞧他穿着黑袍子多俊啊! 你知道,灵敏的时尚嗅觉是我遗传给他的。”


赫克斯看向入口。凯洛·伦风驰电掣地冲进来,表现出的文化水平十分符合低等星球野蛮人的身份。尽管从远处,将军也能看到伦的怒气从他紧绷的肩部释放开来。
希望伦武士今天不会损坏他该死的船。


幽灵稍微往左边飘了一点,靠近赫克斯手掌撑着的一侧脸颊。


“天哪,他看上去心情不怎么样。你知道的,事情不如意他就容易发脾气。”


赫克斯紧紧咬牙,试图隐藏他的思想。很明显他失败了。凯洛突然扭过头,用怀疑的目光瞪着他。将军感到凯洛在他脑内毫无羞耻地翻箱倒柜。


滚出我的脑子!


那就别广播你的思想。凯洛回嘴道。


“我孙子在看你呢,快做点什么。”幽灵像老伙计那样用胳膊肘怼了怼他。然而他的胳膊带着刺骨的冰冷穿过赫克斯的身体,因为嘛,他是个幽灵。赫克斯颈后的毛发顿时竖了起来。


法斯玛停下来,有礼地咳嗽一声。“怎么了?”


“没事,谢谢。我希望晚些时听完你的报告。”


赫克斯飞快地离开食堂,他感到头开始痛了。
一个弱小的瞬间,他想,父亲看到了会怎么想?至少他父亲不需要跟魔法原力武士和迷恋他们的魔法原力幽灵打交道。


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___


除了他,没人能看见或听见原力幽灵。法斯玛不行,他的部队也不行,就连最高领袖也是-
在那场令人非常不适的会面上,幽灵在赞扬他的孙子和讽刺斯诺克之间切换。


一整周,赫克斯的私人恶魔都试图让他英年早逝。将军不是弱者,但他也有承压限度,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快被压垮了。赫克斯发现他开始频繁地和凯洛·伦发生口角,和下级的对话中也抑制不住怒气。风暴兵们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像看疯狂的伦武士那样。


赫克斯在房间里喝咖啡,扫视着平板上的新报告。这时他收到一条信息,将它滑开:


你知道凯洛·伦有八块腹肌吗?八块! 结实到爆!
看看他训练的视频,你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么性感的年轻人啊!


赫克斯把机器狠狠扔向墙,平板落地,碎裂的屏幕朝上自动高声播放附带的视频。


“你给我出去,现在! 我知道你能听见!”


幽灵出现了,坐在赫克斯的桌子边上,就好像在那很久了。“看来你收到了。”他慈爱地瞧了瞧孙子训练的视频。“对英灵来说,控制电子设备蛮难的。还好我一直是个天才。”


“不准干涉我的私事,”赫克斯站起来,因怒气抖个不停,“我不知道你觉得你在做什么,但我还得管理一艘该死的战舰! 我不想听到任何和凯洛·伦有关的事,听明白了吗!”


幽灵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笑容,“你这么说话时让我想起我的师傅,当然了,他从没摔过东西。”


“出去。”


幽灵摆了个投降的姿势,向赫克斯俏皮地眨眨眼,消失了。


赫克斯叹口气,倒进办公椅。


“米塔卡。”


“是的,长官?”


“我需要新的平板。”


“马上送到,长官。”


赫克斯切断连接,欣慰于他还对自己的人生有一点儿掌控权。还有几小时就要工作,而他浑身酸痛,迫切需要个舒服的热水澡。

评论

热度(57)

  1. 糖分補給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