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KYLUX】译 买一送一

烟鬼软糖:

作者:hanorganas
___


1.可怕的平行


这是为了老婆,这是为了老婆。汉索洛在脑袋里重复,紧紧握着千年隼的控制手柄。


看到本时,汉马上拉走了他。


汉没意识到他不仅把儿子,而且把第一秩序的高层将领拽上了船。他也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这两位被手铐拷在一块儿。


刚开始他还挺自豪的。连帮着蕾伊开火的芬都注意到了前犯罪分子脸上骄傲的笑容。


开了不到十分钟,汉就开始后悔了。两个年轻人一直在争执,比汉和莱娅曾经那样吵得还狠。


“这真是太他妈棒了,凯洛!” 叫赫克斯的那位吼道。


“如果你没那么专注于抓那个女孩,我们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在老得掉渣的船上,和你老爸困在一块儿!”


“如果你多雇些能干的暴风兵,”本挥舞着双手吼回去,赫克斯拷住的那只手被他拎起来。“我就不用追那个女孩了!你个顽固的蠢货!”


汉噌地坐直了,那句听起来惊人地像他老婆。


“哦至尊陛下,”赫克斯咆哮道,汉的脑袋更疼了。
“如果你母亲判我死刑,我就拖你的蠢披风下地狱!”


“我很乐意老妈整死你,”本嘶声道,“她才不想伤她可怜的,无辜的亲儿子。”


汉稍微转过头。两个年轻人的脸靠得那么近,鼻子都快碰到一块了。这个场景让汉感到莫名熟悉,他和莱娅总是以吵架开始。


“操你的!”赫克斯大叫。


“按道理,是我操你才对。” 本恶劣地咧开嘴说。一个得意的笑。


汉的招牌得意笑。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汉惊恐地看着赫克斯抓住本的脸,把嘴唇撞到本索洛的上。他儿子僵住了,可能因为老爸在看,或者他真的恨那个红毛。但之后本就扣住赫克斯的脸,把他压向桌子。


“Chewie,接手控制台。”汉说。随着飞船的闪躲他艰难地保持平衡。


“嗨...嗨!!”
”不许在我船上亲热! ”汉吼着把两个战犯拉开。


“都老实坐着! 否则不管你妈怎么想的,我要把你俩都发射进太空!”


两个年轻人安静下来,抱着手臂,拧着眉头。他俩背靠背坐着,像顽固的小屁孩。汉摇摇晃晃地回到了驾驶座。


“我恨你,”第一秩序军官小声说。


“我知道。”本说。


汉死一般僵住了。
很明显,那个他和莱娅用过几万遍的,“我知道”的桥段能代代遗传。


汉试图摆脱这种思绪。他的头更疼了。


这是为了老婆。这是为了老婆。


___


2. 激光脑子


本终于回家了。汉回来了,我们可以一起疗伤,只需要迈过这道屏障。


至少瞪着眼前的奇景时,莱娅试图这么安慰自己。


当汉微笑着登陆时,她明白丈夫完成了死星上的任务: 带回他们的儿子。莱娅随汉上船,期待一场平静的重逢,事实证明她大错特错。


所见之处皆是混乱。


丘巴卡尖着嗓子大叫,肩扛穿第一秩序制服的红发年轻人。不顾那男孩的抓挠反抗,伍基人一只手高举本的光剑。从光剑的运动看来,伦武士正用原力召唤它。


“你他妈干嘛呢!”红毛军官大喊,“把你的魔法光剑抢过来啊!”


“闭嘴你个白痴!”本吼道。他放弃使用原力,开始蹦着高够丘巴卡手里的光剑。


莱娅感到一阵寒冷掠过脊椎。本让她回忆起三十年前,她和汉在霍斯的对话。


“你再这样老子的手腕就折了!”第一秩序那位嚷到。


“你想让我叔叔Chewie把你扔到地上吗!”本吼回去。丘巴卡困惑地思考为什么本投靠黑暗面这么久,还叫他叔叔。或许他心里还有光明。


“还我光剑!”


莱娅发现儿子和红发战犯被手铐拷在一块儿。她转向汉,看到丈夫脸上震惊和憋笑的混合表情。义军领袖不觉得好笑,她一心想让儿子弃暗投明,可现在,她看着这场闹剧...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莱娅想起她和汉的感情。他们就是这样开始拍拖的,因为荒唐小事吵上好几个小时,然后在某个瞬间两对嘴唇贴到一起,两具身体粗暴地相碰。


不可能....本不可能像她爱汉那样爱这个小子...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多恨你?” 姜毛的大叫。


“事后你就会吻我的!” 她儿子咆哮到。


“当然,等我亲完你父亲该死的伍基毛怪!”


莱娅的下巴磕了地。天啊...


这俩人就是活脱脱的她和汉嘛!


莱娅来不及细想就听到光剑启动的声音。丘巴卡低吼着后退,他肩上的男孩扯着本往前迈了一步。本开始在他面前挥舞光剑。


“放下我男朋友!”他吼道。


“谁是你男朋友!”第一秩序那位尖叫。


“那昨晚是怎么回事,激光脑子?”


“别在你父母前聊我们的性生活!”


“够了!”莱娅喊到,光剑飞出本的手心,乖乖降落到她手里。船舱里倏然静了下来。四对震惊的眼睛盯着她关掉光剑。


“丘巴卡,把他们两个交给达梅龙,让他和BB-8解开手铐。接下来由我处置。”


丘巴卡点头,着手把两个年轻人拖下船,期间两人还互相抓挠咒骂。


莱娅坐到驾驶座上,把脸埋在双手中。她开始头疼。本的回归让她欣慰,但她没预料到儿子将带回一个第一秩序的军官,并且爱他如同莱娅爱自己的丈夫,她没有。


这把一切都复杂化了。义军法庭理将严惩战犯,以震慑斯诺克,如果这样,本将会想摧毁一切,就像汉的硝酸甘油事件时的莱娅一样。


莱娅感到两只大手按摩着她的腿。她低头看到丈夫跪在她身前,带着安抚的向她微笑。在莱娅自我怀疑的时刻,汉总会这么做。


“嗨”,他说,“我知道这不是理想的情况...但他回家了...我们可以再次做回一个家庭...”


莱娅的手抚过汉的灰发,它依然浓密而柔软。


“我很高兴他回来了。但那个孩子...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


“好像是赫克斯什么的。”


“糟糕。”莱娅的脸失去了血色。
“我们追捕那人好几个月了,他是斯诺克最信任的手下之一。义军定会把他绳之以法。听着,我不想这么说,但汉,本和他基本上就是我们两个。如果杀了他,本会恨我们的。”


“亲爱的,你知道我不懂政治。”汉说,抚摸着妻子的脸颊,“没必要听我的,我同意.....但我建议留着那个孩子,他能帮本回到光明面。我知道的...因为我认识的一位漂亮公主就让某个恶棍变成了好人。”


“汉...到头来,做决定的还是义军法庭,”她叹道,“但我们可以试试...不能保证会成功。但就算失败,我们也还有本。”


“没错,”他微笑着说,“实在不济,你就瞪他们,你知道的,用那种我惹麻烦时你瞪我的目光。”


“能人,”莱娅喃喃道。


“公主。”汉说。


他们的唇相触时,莱娅笑了。她必须承认,虽然儿子带回家的敌方战犯男友看起来像个麻烦精,至少她想起了自己丈夫是个多美好的混球。


___


3.凯洛·伦的坏主意


“你的主意糟透了!”赫克斯嚷到,系着千年隼乘客位置的安全带。“偷走你老爹的船,然后撞运气?你认真的吗!”


凯洛想起他投靠斯诺克前,父亲曾教他驾驶千年隼。他只需要记得按那些按钮,拉哪些手柄。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趁义军闯进来前使该死的飞船升空。


“闭嘴,”凯洛嘟囔道,“计划就是起飞后现场制定计划,我还以为这是你天杀的专长,赫克斯!”


伦拉下手柄,千年隼摇摇晃晃地脱离地面。赫克斯感到脚底的震动,本来打算扇凯洛的手勾过去,扶住他的肱二头肌。


“反正你早晚要害我送命的,白痴,”赫克斯低吼道,“别忘了你把Organa将军的丈夫绑在后面,这可是战争罪行。”


本回头看他父亲,英勇的汉索洛阴沉地坐着,双手绑在椅臂上。在自己船上被黑暗公爵宝贝儿子和他的战犯男友俘虏,一定不怎么好受。


“给我听好,本尼,如果你蹭坏我的船...”


“闭嘴,不然我就堵上它!”凯洛和赫克斯同时吼道。


凯洛转过身,发现飞船已经突破大气层,在宇宙的虚空中遨游。他们需要庇护所,伦武士想,在数据电脑上输入目的地方位,使千年隼达到光速。


“我们去哪?”


“塔图因,赫特人的地盘。”凯洛说。


“那个漫天沙子的脏石头! ”


“哦抱歉,也许你更想在裹尸袋里被寄给斯诺克,考虑到他很确信你叛变了?”


赫克斯转过身面对自己的同僚,他抱起双臂。


“我恨你。别说你知道....这个段子太老了。”将军咕哝道。


“是吗,激光脑子?”凯洛低吼道: “你总说恨我,晚一点又会自己亲上来...承认吧,你的心不是冰做的...”


一阵大笑打断了他们。两个宇宙顶级战犯回头看他们的俘虏。汉笑得眼泪鼻涕一块儿流。


“说吧,”汉说,“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



评论

热度(144)

  1. 糖分補給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糖分補給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