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The Big Cat(1)kylo/hux

沉醉不起:

ooc、ooc、ooc,大写的慎入




【这个故事有病,真的有病】






Hux的生活被打破是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星期三早上。从他搬家到这栋15层公寓的最顶层开始,敏感的Hux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他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还有一点社交恐惧症,上一次不愉快的辞职又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在会计公司找到新工作之后他就习惯性地留长头发遮住脸和眼睛,被房东欺负之后他又带上了眼镜。总之,Hux把自己藏在厚厚的大衣和眼镜之后,他讨厌人类,看着镜子时也讨厌镜子里苍白的自己。




他有一只叫Millicent的姜黄色母猫,是他高中时从汽车站捡来的,塞在书包里偷带回家,又一路从老家带到了纽约,尽管房东三令五申不能养宠物,Hux还是顶住压力偷偷地养着她,房东突击检查过几次都被他躲了过来。Millicent不是那种精力充沛的猫咪,也不喜欢黏着人不放,她只喜欢躲在高处俯视一切,但是却会在Hux睡觉时钻进他的被窝里满足地打着小呼噜,偶尔还会在清晨用带着倒钩的小舌头将Hux舔醒。Hux舍不得放弃这样的陪伴,每个人都应该有个属于自己的爱人,Hux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你在ta那里是安全的,哪怕ta是一只猫也没问题。




对,Hux有个博客,没什么人看的博客,上面就放些心情随笔和Millicent的照片。Hux喜欢这种孤独的倾诉,或许有人会浏览网页时会看到自己乏味的自白,只是看看不会在自己生命中留下什么痕迹。




不对劲也是从博客开始。




星期三早上Hux洗完澡穿着T恤正在做早餐,手机提示他邮箱收到一封邮件。邮件提示他的博客在异地登陆,需要他点击链接更改密码。Hux心说现在还有盗号博客吗?想到有些Millicent的照片他只保存在博客上,Hux还是点入链接更改了密码。也就是在这天晚些时候Millicent失踪了。




Hux啃着指甲在楼道里一遍又一遍轻唤Millicent的名字,他不认为Millicent会跑到车来车往的街道上,小时候受到的虐待让她惧怕汽车。Hux在脑子里反复想着自己出门时是否记得关门,是否记得关上纱窗,事实上他可以肯定自己完全没有忘记。可是Millicent就这么消失了。晚上回家打开门时没了那一声软绵绵的猫叫,Hux失魂落魄,他不断地在公寓的安全通道里上下来回跑着,小声地叫着宠物的名字,尖着耳朵听动静。电梯开合,男女吵架,洗衣房轰鸣,Hux坐在4楼的楼梯间将头埋在臂弯里。




颤抖着拿出手机,Hux拨通了房东的电话,对方似乎被打断了某种好事地冲他咆哮着。Hux吞咽了好几口口水才能开口说话:“你今天是不是又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来我家了?”对方又是一阵咆哮。“没,我就是问问。不,没事,我他妈的说没事!”Hux激动地丢开了手机。




他的猫就这样凭空不见了。




Hux坐在没开灯的房间里,他从卧室的床底拿出藏在底下的水盆和食盒,放好猫粮和清水。又把藏在漫画书架后面的猫砂盆端出来。他笑起来,因为Millicent在离开他之前还上了个厕所。




Hux的想法不由自主地滑向了极端,他想着Millicent可能早已想要离开自己,猫也有自己的喜好不是吗?或许在某天看了《新泽西真实家庭主妇》之后她觉得那样浮华的生活才是一只猫应该有的,所以她决定抛下枯燥乏味只喜欢看漫画的单身男人出走了。




打开煤气灶,Hux拿出一罐奶油蘑菇汤,撬开罐子就这样放在火上加热。切下一块面包,一口一口地沾着吃完。用勺子从汤里的鸡肉块挖出来放在食盒里,Hux又坐了一会儿才去洗澡。浴巾上还有几根黄色的猫毛,Hux赤裸地坐在桌前,一根一根将它们摘下来放在桌上,头发黏在脸颊上,水顺着身体滑落在脚边形成一小摊水迹。“Millicent别喝。”Hux在想象中用脚趾顶开了圈坐在脚边舔水的猫咪,脚趾间毛茸茸的感觉那么真实。食盒里的猫粮已经和鸡肉块凝固在一起,Hux起身将它们倒进垃圾袋里。他打开水龙头冲洗着盒子,然后咬着嘴唇哭起来。




他哭得很大声,和着水龙头的声音,这个房间从没那么吵闹过。




门被砸了好几下。Hux还以为是自己吵到邻居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套上T恤和短裤,带上眼镜,Hux深吸一口气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一个穿着白色背心和脏兮兮牛仔裤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Hux不敢抬头看对方的表情,只好盯着他有着纹身的手臂和手臂里的猫。




“Millicent!”Hux拉开门试图从男人手里抢回自己的猫。男人后退一步狠狠推了他胸口一下。




“所以,这是你的猫?”男人嘴里还嚼着口香糖。Hux张着嘴看着对方,男子笑了笑伸出手指朝身后打开的门比了比,“我住你对面。你好,邻居。”




Hux急急地指着趴在对方手臂上摇着尾巴的猫咪说:“对,这是我的猫,她叫Millicent。你看我叫她她会摇尾巴!”




Millicent配合着小小叫了一声。




Hux想要伸手从男人手里取回猫,男人却后退一步。他皱着眉说:“就凭你说你就是了吗?我叫他Steve,他也叫唤啊,他还吃了我的牛排。”




“她。是她。”Hux纠正道,“她真的是我的猫。”




“证明。”男人的大手将Millicent的头包裹住磨蹭着,Millicent发出舒服的咕噜声,Hux却感到不舒服,“万一你是个变态,我可不能把小猫交给你。”




Hux灵光一闪,他退到门边,指着房间里的水盆和食盒说:“你看,这是她的东西。”男人探头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Hux呆愣着看着男人进屋。




男人抱着Millicent在房间里转悠,看看厨房又看看卧室,然后在Hux的注视下一屁股坐在床头。Hux看着他脏兮兮的牛仔裤坐在自己的卡通床单上,紧张地不知道自己该站哪儿。




“啊哈,猫毛!”男子从他的枕头上找到几根黄毛,和手里的猫儿比对了下,男子失望地说:“好像是你的头发。”




Millicent从男人手里下来,轻车熟路地在Hux的被子上圈成一个圈。男人站起来,手放在牛仔裤的后袋里,他冲着Hux笑了笑,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来她真的是你的猫。她叫什么?Milk?”




“Millicent。这是女孩的名字。”Hux对这个自来熟的邻居充满了感激,但又对他这种毫不在乎侵犯自己私人领地的作风感到不适。他站在他前面努力地让自己笑起来,“嗯。谢谢你捡到她,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怎么就跑出去了。幸好你把她还了回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人伸了个懒腰问道:“你家里有吃的吗?”




“啊?”Hux没能跟上节奏。




“你的猫把我的牛排吃了,我饿死了,你有什么东西给我吃的吗?”男人伸长脚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起篮球赛。




Hux手足无措,“呃,这是我家……”




男人不耐烦地瞪了他一下说:“我是你邻居,帮你找到了你的猫,你的猫还吃了我的晚饭,房东还不准养宠物,你请我吃顿饭有没问题吗?”




Hux看着面前看起来不太像好人的邻居,只好点点头。




“有什么喝的吗?”男人对着正在做饭的Hux喊道:“最好是啤酒。对了,我叫Kylo Ren。你可以叫我Ren或者kylo,随便你。”




“Hux,General Hux。没有啤酒,你想喝香草味的牛奶吗?”Hux自我介绍道。然后他听见男人在一记精彩进球欢呼后大笑起来。“General?你他妈认真的?你的学生生涯一定不好过吧?谁都会想狠狠揍General一顿。最好把他踢出屎来。”kylo抱着胸嘿嘿地笑起来,Millicent从卧室出来,闻了闻kylo的脚转头跳上灶台,Hux低下头亲了亲她冰凉的鼻头。




“叫我Hux就好。”Hux将小猫抱进怀里突然鼻梁发酸。



评论

热度(53)

  1. 糖分補給沉醉不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