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KYLUX】译 野性难驯

烟鬼软糖:

动物康复中心AU: 半兽Kylo x 饲养员Hux
依旧是纯糖,因为翻译菌喜糖


作者:Dasha12324
_____


赫克斯没有跟海豹打交道的经验。


在康复中心十年,他一直按专业饲养海豚。虽说有时他给海豹驯养员同事打打下手,但从没长期有针对性地干过。


上级提议他负责一头新来的成年雄性,它险些死在偷猎者手里。 赫克斯不明白为什么他同意了。也不明白什么促使上级提出这种要求。饲养员觉得不会有大问题,因为饲养海豚和海豹的注意点相通。毕竟他见过同事和下级干活,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


他大错特错。


分到的海豹叫凯洛,赫克斯觉得此名过于张扬。 海豹会读心似的挑着吞下赫克斯拿来的鱼,留下细小的,像在等什么一样盯着饲养员。 赫克斯挑着眉毛盯回去。海豹喷了口气,潜下水。对于一头死里逃生的海豹来说,它也太挑剔和乐天了。


那次不幸遭遇在它身上留下两道疤痕: 脸上和身侧。但它看上去不太受困扰。尤其是在见了兽医,吃过饱饭后。


赫克斯爱动物,也爱和它们打交道,但这只超乎寻常。它傲慢而小心翼翼,简直令人抓狂。


如果告诉过去的赫克斯,会有一只海豹骚扰他,他肯定死也不信。


一开始员工接近池子时,凯洛总会躲起来。但赫克斯能感到一对黑色的狐疑眼睛钻着他的背。这种眼神比黑夜小巷里的窥视更给人压力。


赫克斯真不懂凯洛究竟看上他什么。


凯洛习惯他的存在后就不躲了,至少在赫克斯面前。别的饲养员靠近时,他依然会躲到水下。 有的人运气就不那么好了,比如米塔卡。


米塔卡是个勤劳的好小伙子。他刚开始在中心上班,上级还不允许他一对一饲养,但小伙子一直努力帮忙。 第一天,海豹就差点把他的手指连着鱼咬下来。米塔卡再没敢靠近凯洛。


凯洛不仅讨厌米塔卡,还攻击赫克斯外的所有人。奇怪。看起来海豹不是怕他们。它就是不喜欢别人。


某一刻起,凯洛开始跟赫克斯分享生鱼。他饭后一定会剩下两三条,等赫克斯走过来,凯洛就把鱼朝他一推,期待地盯着他。


赫克斯翻白眼,说他不吃鱼。被拒绝时,凯洛似乎很失落地潜进水中。


法斯玛开玩笑说,这是凯洛的拍拖方式。赫克斯从来不喜欢她的玩笑。


___


海豹第一次把他撞下水后,赫克斯的忍耐耗尽了。


饲养员会游泳,但突然掉进冷水险些吓死他。


是海豹把他拖上水面的。它看起来那么自责,乌黑的大眼睛似乎马上要淌出泪。在凯洛的帮助下上岸后,赫克斯吼了它一顿,怒气冲冲地跑去擦干。


这顿吼也没吓住凯洛。


诸如此类的事故还发生了五次。赫克斯每次都确信,凯洛这回一定是故意的。它居然开始在水里拥抱赫克斯。 每次,凯洛都用水汪汪的眼睛看他,双鳍压在胸前。


赫克斯考虑把凯洛送给别的饲养员管。当然,如果有人同意的话。毕竟凯洛只对他这么温柔。


而且凯洛总看他。它的目光如此紧迫,简直让赫克斯难堪。他开始认为凯洛在计划毁灭人类,就从红头发的瘦高个开始。


___


噩梦的高潮是,一个月后,他发现海豹不是无辜的小动物。


它是变形种。


那天,赫克斯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一阵太响的水声。他回身看。


还是不看的好。


瞧着他的依旧是一对黝黑的大眼睛,只不过在一张人脸上。那张脸的轮廓非同寻常。苍白的皮肤被一条长疤分割,丰满的嘴唇感兴趣地微微张着。乌黑湿发贴在两颊。


“我了个-”赫克斯长啸道,绝望地扬起眉毛。


“你到底是哪来的...? ”


凯洛歪歪头,胳膊肘支护栏上,下巴靠在水池边。水里探出一对后鳍。 幸好他没完全变形。如果水里爬出一个裸男,赫克斯的心脏肯定承受不了。


这个半裸男人似乎在用眼光脱他的衣服。饲养员安慰自己这一定是想象力作祟。


赫克斯知道变形种具有理性,而且会说话。至少大部分可以。但这位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确切来说,盯着他。凯洛安静地趴在水池边,哪儿也不着急去。


“原地等着。”赫克斯说,快步向领导办公室走去。


被斯诺克三言两语怼完,赫克斯郁闷地回来了。凯洛已恢复原样,懒洋洋地浮在水面。


“我该把你怎么办?” 赫克斯疲倦地说。


他重新审视凯洛。海豹,一头普通海豹。怎么也看不出来它能变出一张人脸。


___


这以后,康复中心还是老样子。 凯洛依然躲着别人,只在赫克斯面前呈现半人形态。虽说变化的过程赫克斯从没见过。


凯洛什么都懂,就是不说话,只用肢体语言交流。事已至此,赫克斯都不知道怎么看待他了。虽然海豹还是那么烦人,饲养员也提不起心情吼他。


半人凯洛更容易把赫克斯拽下水,他经常这么干。凯洛一般都抓饲养员的手,而不是腿。可能怕他撞疼了。


被一位半人拥在胸前的感觉很奇怪。原来,凯洛的皮肤柔软而炙热,他的黑发会粘在赫克斯脸上,而他的大手根本无法挣脱。


刚开始,赫克斯大叫大吵着要求凯洛放开他时,凯洛完全不听。后来,赫克斯稍微冷静下来,试图平静地请求凯洛。这时半人就听话了,他的手更小心而轻柔。 但他依然用感兴趣的眼神仔细观察饲养员。在赫克斯看来,这种目光愈发深邃了。


每天凯洛都找新事做。


比方说,等赫克斯坐下,半人就在他旁边盘成一圈,头靠他腿上。 赫克斯会低吼,但不再推开他。相反,他慢慢地开始把手放在凯洛头顶,甚至轻柔地揉弄他的头发。他觉得这也不太差。


___


直到凯洛变本加厉。


变形种身体庞大而沉重,当这样的巨物压住你,真的很难保持冷静。


凯洛第一回爬到他身上,感兴趣地盯着他时,赫克斯的心提到嗓子眼儿。变形种胳膊肘撑在他头两侧,固定着他。凯洛摆动尾鳍,恶劣笑着。


“下去,马上。”


赫克斯威胁地瞪着他。


“凯洛,马上。 你太沉了,我会憋死的! ”


赫克斯的手抵住宽阔的湿肩膀,试着推开他。凯洛躺了一会才下去。饲养员刚松一口气,半人又进入视野,俯下身,黑发扫过赫克斯的脸蛋。 凯洛吸气。


“呃!不许闻我!” 赫克斯缩回去,跳起来站稳。


“坐!”


凯洛像看跳梁小丑那样瞧着他,呼噜一声又靠上来。


赫克斯用犀利的瞪视定住他,指向水池。


“你给我回去。”


凯洛照做,不忘一块儿捎上饲养员。


不知怎么,凯洛就是能同时扮演乖巧小天使和地狱使者。赫克斯根本不明白,他是想把凯洛送人,还是和他永不分离。


___


赫克斯永远忘不了凯洛说话那天。


那次凯洛似乎不小心碰翻了一桶鱼。赫克斯认为他故意这么干的,为了趁他不注意变身。 果然,身后马上响起水声。赫克斯转身,却没能看到变身过程。这个混账每次都能逃过他的法眼。


凯洛游到水池边,胳膊肘支在上面。他仔细地用黝黑的眼睛观察赫克斯,低低地咕哝着什么。赫克斯转过身继续擦地。


“你的胯很好。”


赫克斯跳起来,险些滑倒。他回头。除了他们两个,这儿谁也没有。 饲养员狐疑地盯着变形种。凯洛盯回去。


他的嗓音低沉而润泽。


“适合。”凯洛说,目光下移,又回到赫克斯的脸上。


赫克斯不知道该为什么惊讶: 凯洛会说话的事实,还是他说的内容。


“适合什么? ” 赫克斯虚弱地问,向后退了一步。


“繁殖。” 凯洛平稳地说,尾鳍一挥。


饲养员险些被口水呛死。他瞪向微笑着挥动尾鳍,仿佛紧张地等待回答的半人。赫克斯突然想到,不能就这么吼他一顿。 那对黑眼睛太过耐心而温柔了。


他清一下嗓子,缓缓靠近,但留下一段距离。饲养员双腿交叉坐下,仔细看着凯洛。


“凯洛,我...”


“本,”半人眯起眼睛说。“我叫本。”


“好吧,本,”赫克斯小心挑词说。


“本,我不能帮你实现这个。”


本眼里的光芒倏然熄灭,他下沉一点,胳膊缩回去,只有手指抓着水池边。半人绝望的目光让赫克斯手足无措。


“为什么?... ”


“我是男人,本,”赫克斯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们不能...生育后代。我和你,我们是同一性别。明白吗?”


本失落地往水里潜了潜,鼻子埋进水里,呼气时冒出几个泡泡。他突然撑起身子跳上岸。水花把赫克斯溅湿了。


“后代当然很重要。”凯洛神气地声明道。 他向赫克斯逼近,湿手灵活地逮住他的手腕。饲养员来不及呼救,就被抱了个满怀。


“但没有后代也行。”


赫克斯被拽进水里。 本扶住他的胯,使水面维持在他胸口。饲养员背靠池壁。 饲养员没挣扎,只是严肃地瞪着他。


“本。”赫克斯威胁地说,没有任何效果。


半人紧握着他,甚至太紧了。他的身体热乎乎,意外地令人舒服。那双手很有力。


“本,请你别这么使劲。” 本听话地稍微松开一点,但赫克斯知道他哪儿也跑不了。


半人发出奇怪的呼噜声,把人类贴近一点,抱紧。


赫克斯“哦”地抬起手臂。他呼吸沉重,手掌触到对方宽阔的背部,一手探进黝黑的湿发。他的头埋进本的颈窝。饲养员感到半人贴在他耳旁急促地吸气。


___


一周后,上级做了放生海豹的决定。


赫克斯发现他不想离开本。但是晚了。海豹尾鳍一挥,潜下水。


饲养员想起本的体温和那对黑眼睛。


___


赫克斯住在海边,房子筑得足够高,不会被海浪侵蚀。这儿多风,湿冷而阴沉,离工作很远。他喜欢独处。


当赫克斯站在门前,从牛仔裤后兜掏出钥匙,他感到那种“黑夜小巷的窥视”。太熟悉了,只可能是一个人。赫克斯回头看海岸与临近的峭壁。


海豹。


绝对是他的海豹。


他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侧是那道深疤。赫克斯抬起眉毛,举手作问好手势。海豹唤了一声,挥挥尾鳍,消失在水里。


赫克斯微笑起来,笑容无比愚蠢。


___


从前,赫克斯很少走近大海。现在这成了他的习惯,风雨无阻。有时候本根本不露面。他第一回以半人形态出现时,就说:


“过来,和我一起。”本笑着挥动尾巴,从石头上跃进冰冷的海水。


赫克斯缩了缩。


“太冷了,本,不行。”他摇摇头,在沙滩坐下。“我会冻死的。还是你过来好。”


本起先失望地瞧他,但一听到“冻死”就认真起来,不再试图把人类拽下水。他爬上岸,动作不灵活但很快。 本在赫克斯身旁侧躺下,闭上眼睛。他湿透的黑头发贴在脸上。赫克斯从上到下看他,目光略过两道长疤。寒风呼啸,他不明白为什么本不冷。


“到底为什么放我走? ” 本仰在那低吼道。他学会了晾一会儿再抱赫克斯。


“虽然你们那儿挤,至少暖和,而且按时喂饭。”


赫克斯大笑,手掌轻轻放在本的湿发上。


“我会给你带鱼的。想要吗?”


本仔细地瞧他,突然十分狡猾地眯眼微笑。


“这就不用了。我是说,想要,但不是在这儿。明天给你看。”


赫克斯不喜欢惊喜,但他知道反对是没用的。


___


事实证明他喜欢。但赫克斯不知作何反应,当第二天晚上他来沙滩,看到一个全裸的本叉着腿坐在沙子上。


“你就一直没说? ” 人类盯着本的人形说。


本耸耸肩。


“我讨厌这种变形。”本分享道。“很疼,还冷。”他呼了口气,双手抱紧自己。


“这样我就整个儿是人类了。” 半人失落地说,仔细瞧瞧赫克斯。“至少现在,我和你完全一样。”


赫克斯当然受宠若惊。


他拽本回房,没找到合适尺码的衣服,于是决定先把他塞进浴缸。


本比他高许多,宽许多。这倒是很吸引人。他闻起来像冰冷的海水,还有一点生鱼。看到热水时,本的表情那么震惊,几乎达到喜剧效果。那些盘结的黑发废掉了一整瓶香波。泡沫进眼睛时,本就无助地低吼着揉。赫克斯帮他冲掉。


既然没有合适的衣物,人类只能把本裹进被子,用毛巾揉他的头发。那头黑发干后显出漂亮的波浪。


饲养员找到一条松垮裤子。但本用批判的眼神瞧它,呼噜一声,皱着鼻子说: “我讨厌衣服。到处都蹭得很疼。”


赫克斯不敢想,如果每天都有位高大的裸男迎接他下班,究竟会发生什么。


他到底舍不得放走本。


毕竟本是那么火热,他晚上再也不用被子了。  


___


又手贱翻译了一篇,也是俄语的
我已经一头扎进俄罗斯粮仓出不来了

评论

热度(128)

  1. 糖分補給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