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補給

Instagram : evans.hiddles.cheekbones
Tumblr: https://hiddlestwinkle.tumblr.com

【星球大战】What Party? (Kylo/Hux,清水甜饼,完)

SideReal:

*斜线有意义


*文名的梗来自摩登家庭第六季中的某一集




又名:the two saddest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概述:一次失败的约会邀请。(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你的员工讨厌你。”


 


赫克斯翻了个白眼,只好放弃假装茶水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计划,转过身,“不好意思?”他当然听见凯洛·伦进来了,全FO拍卖行都能认出凯洛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他只是不想跟他发生任何对话。


 


“我说,你的员工讨厌你。”凯洛重复了一遍,用一种明显在摆酷的姿势斜倚在门框上。


 


“能请问下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赫克斯捧着自己的特浓咖啡,皮笑肉不笑道。


 


如果能全凭自己的心愿,赫克斯现在肯定掉脸就走,但凯洛·伦是三个多月前老总斯诺克亲自安排进来的关系户。没有简历,没有实习期,直接空降成为和赫克斯同一级别的经理人,拍卖行的二把手,赫克斯敢怒不敢言。


 


“凯洛是个真正的艺术家”——这是斯诺克丢下的唯一一句解释,对此赫克斯嗤之以鼻。藏品拍卖是打着艺术的旗号,行坑蒙拐骗之实的行当,他不觉得一个“艺术家”来这儿能有什么用。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凯洛鲜少出现在公司里,这对赫克斯来说很不错,他才不希望有人来跟他争夺对FO的控制权。再加上他偶尔出现的时候还算得上赏心悦目——工作可是很辛苦的,赫克斯仅有的消遣就是隔着办公室的玻璃隔断欣赏一下凯洛·伦健壮的手臂和大腿,怎么了??


 


所以他没有太多抱怨,除了凯洛破坏公物和冒出来找他麻烦的时候。


 


比如现在。


 


“我看看——”凯洛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停顿了一下,“噢,就像刚才。前一秒他们还在咖啡机旁边谈论周末,下一秒,你进来了,他们就像兔子见了狐狸一样溜回自己窝里了。


 


“那很好,”赫克斯波澜不惊地说,“公司可不是付钱请人来聊天的。”


 


“他们在背后叫你Hugs。”


 


“现在你开始编故事了。”


 


“承认吧,赫克斯,他们讨厌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赫克斯拿着马克杯的手指捏紧了,“我的员工尊敬我,上下级之间本来就不该是朋友关系。”


 


“好吧,我猜这就是他们没有请你去周四晚上的派对的原因。”凯洛耸肩道。


 


“什么派对?” 赫克斯皱了皱眉毛。


 


“Aww,”这次轮到凯洛·伦露出一个假笑,“英语中最可悲的两个词啊。”


 


反应过来之后,怒火顿时在赫克斯胸腔里熊熊燃烧。他压根不在乎什么派对,下了班还要见到这群人?就好像他在公司呆的时间还不够多似的。他在乎的是居然有个派对是他不知道而凯洛·伦知道的,WTF。


 


不过几个眨眼之间,他就想出了完美的应对策略。“噢!你说那个派对啊。”赫克斯做出恍然大悟状,“对,米塔卡跟我说过,就是这周吗?我都忘了,和Resistance画廊合作那事搞得我头大。”


 


凯洛表情变了变,盯着他的眼睛,赫克斯目不斜视。他很快说道,“这样啊,那我猜我们周四晚上见?”


 


所以那帮兔崽子邀请了凯洛·伦,这个半个月都不露一次面的人。事情可不是越来越好嘛。赫克斯在内心破口大骂。“周四晚上见。”赫克斯说完擦过凯洛的肩膀走出了茶水间,确保自己留下了一个无懈可击的背影。要不是他正端着马克杯的话,他现在一定会把两只手背在身后的。


 


凯洛目送他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


 


坐在转椅里,赫克斯冷静分析了一下。全FO上下都知道凯洛·伦是斯诺克弄进来的,有人说他们俩是亲戚(斯诺克有亲人这个念头让赫克斯起鸡皮疙瘩),也有人说他们俩是师徒关系。不管怎么说,因此想讨好凯洛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这次八成也是某个马屁精把凯洛邀请到派对上,想趁机跟他套套近乎。


 


绝对是这样。


 


赫克斯边在心里冷笑,边按下电话上的内线按键,“米塔卡,来我办公室。”


 


“好的,马上来。”他的助理在电话那头回答道。


 


很快,一个黑发的小个子青年出现在了赫克斯面前。


 


“有什么需要吗,先生?”他问道。


 


“这周四有个派对?”赫克斯直奔主题。


 


米塔卡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结巴道,“呃,不能算是派对,就是一个……呃,朋友间的,一个小聚。”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赫克斯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为什么凯洛·伦知道这事而我不知道?”赫克斯问道。


 


“凯洛·伦?!”米塔卡露出震惊的表情,然后左右看了看好像怕自己声音太大会被凯洛听见一样。赫克斯忍住了一个白眼。“我不知道他也会去,也许别人邀请了他。”他最后说,“这次活动真的很随意,我本来——”


 


赫克斯打断他,“在哪?”


 


米塔卡踌躇了一下,然后说,“Mos Eisley酒吧。”


 


“好,我那天晚上会过去。”说完赫克斯把视线转回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表示对话已经结束。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在派对上受欢迎的人,well,这感觉是相互的。但他绝对不会给凯洛任何取笑他的机会。


 


**


 


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生意场上的交际应酬,赫克斯游刃有余,其中有利益作为维系。但他没觉得自己心理健康到能享受亲朋好友间的社交活动。


 


大家看到他出现在Mos Eisley不怎么惊讶,看来米塔卡已经分享过这个新闻了,但显然仍旧没人愿意在派对上跟顶头上司有太多交流。除了法斯玛跟赫克斯聊了一会儿,其他人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别的角落喝酒或者做游戏——就跟见了狐狸的兔子一样。想到这个比喻,赫克斯咬了咬牙,他百分之两百确定凯洛是在暗示他的发色。


 


但现在法斯玛也跑到台上唱起了卡啦OK,留下赫克斯独自坐在吧台边,尽量避开跟任何FO员工对上视线,以免看到他们挤出的紧张兮兮的微笑。


 


赫克斯心情阴郁。往好处想,至少现在不像高中时代会被人用脏靴子往嘴里灌威士忌或者拿领带拴在洗手间的水管上,所以这算是个待遇升级了。但尽管他不在乎,看到朝夕相处的同事都对自己避之不及,还是令他十分不爽。


 


但最让赫克斯无法忍受的是,凯洛·伦竟然不在这。


 


在说完“周四晚上见”之后,凯洛这狗日的却没来参加派对。搞什么鬼?所以他放弃自己舒服的家和温暖的浴缸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赫克斯莫名其妙地感觉被放了鸽子。


 


或许他该发一条Forcebook,附加地理位置定位,证明他确实来过。但他立刻放弃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想法,毕竟他跟凯洛不是且永远不会是Forcebook好友。


 


Fine。如果说他从长期的悲惨社交生活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酒精可以使一切变得美好。赫克斯给自己点了杯酒。


 


在他喝下第二杯马提尼的时候,一旁圆桌边围着几个人正在那玩猜字谜。一个一头细卷发的高个子比划着掐了几下空气,稍矮一点的那个立马叫道“Darth Vader”!


 


……


 


赫克斯点了第三杯马提尼,用力咬碎橄榄仿佛那是凯洛·伦的脑袋。


 


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影落座在他的旁边,“我就知道你会来。”


 


说曹操曹操到。


 


“噢?”赫克斯用眼角看他。姗姗来迟的凯洛穿了一件机车夹克,浓密的黑色卷发在脑后随意地绑成一个丸子,看上去像从Hux订阅的那些基佬杂志里走出来的。


 


“简单的心理学战术,”凯洛讲话一如既往的装逼,“为了向我证明你没被讨厌,你肯定会来参加派对,然后假装自己是被邀请的。”他嘴角带着一点得意的笑容。 


 


赫克斯的耳朵有些发热,他提到音量道,“我没什么要向你证明的,伦,你以为你是谁。”


 


“随你怎么说,你出现在这就证明我是对的。”凯洛蛮不讲理地总结道,两条长腿蜷缩在高脚凳的横杠上。


 


“你几岁?五岁吗?”赫克斯嘲讽,同时不着痕迹地挪了挪。凯洛太过巨大,往旁边一坐立马严重侵犯了赫克斯感到舒适的私人空间。


 


然而凯洛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不,我比你小五岁。”


 


“你怎么知道我多大的?”赫克斯未经思考就下意识问道。他的年龄当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没想到凯洛·伦会知道,鉴于伦似乎对公司事务一律漠不关心。


 


“我看过你的资料。”伦说,“还发现你是从阿卡尼斯来的,我去过那一次,很美的城——”


 


“停。”赫克斯抬起一只手打断凯洛。这回他是真的困惑了,他转过身体面朝着旁边的青年,“你这样很渗人知道吗。为什么你要说这些?还有,我来不来参加派对跟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是我想到的唯一能成功约你出来喝一杯的办法。”凯洛说,流畅的像是早就想好了这句台词一样。他深棕色的眼睛盯着他。


 


赫克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然后又瞬间全往他脸上跑去。


 


绝对是受酒精的影响,他脑袋里的思考齿轮转动得不太灵光。“你想跟我约会?”在一阵沉默后,赫克斯终于问道。


 


“是啊。”凯洛回答,“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赫克斯的心脏砰砰直跳。撇开种种幻想不谈,他从未真的想过凯洛对他也有同样的兴趣;他们仅有的几次碰面都包含各种争吵和冷嘲热讽。光是在洗澡时或者临睡前想起凯洛,就足够让赫克斯唾弃自己了。但当凯洛提起时,这个主意显得该死的合适。


 


“你知道你可以直接问的。”赫克斯说,又扭过了脑袋,注视着酒保调酒的动作。


 


“我可以吗?你每次看到我就一副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的样子。成天躲在自己办公室里,还有个装腔作势的助理守在你的门口,好像只要我一靠近他就会拦住我说‘不好意思,想见赫克斯先生请先预约,非常感谢’。”凯洛说话的语气就像在抱怨。


 


赫克斯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得跟你没强行闯进我办公室过似的。”


 


“所以如果我再闯进去,直接问你要不要约会,你会说同意?”


 


“也许呢。”


 


“我就当这是个yes了。”


 


说完他们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凯洛仍然盯着赫克斯,视线炙热到赫克斯无法再假装没看见了。他对上凯洛的眼睛,迅速搜刮出一个话题来打破沉默,“所以说其实你没被邀请?”


 


“当然,他们恨我们两个。”凯洛耸肩道,“我只是恰好听到有人讨论来今天的派对。”


 


“我就知道!”赫克斯这回的笑容很真诚,“很明显,他们更恨你,考虑到我是天天给他们布置工作的人,而你基本没影。”


 


“无所谓。你喝完了吗?”凯洛站起身,朝门口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这里吵死了,我们换个地方。”


 


“去哪?”


 


“我知道一个地方,有最好吃的玉米卷。”凯洛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往外走。


 


他们牵手的样子会被人看到。这是赫克斯的第一个念头,但他太想笑了,想笑到不在乎除了跟着凯洛走过人群之外的所有事。


 


“等等,真的有人叫我Hugs吗?”当他们终于踏出酒吧大门时,赫克斯突然想到。


 


“我觉得挺可爱的。”


 


“我要杀了他们。”


 


FIN.







评论

热度(104)

  1. 糖分補給SideReal 转载了此文字
  2. 糖分補給SideReal 转载了此文字